只愛人間煙火 齊白石的人物畫

2019-09-29 14:05
來源: 作者:曹鵬字號T|T轉發打印

胡沁園像

齊如德像

人罵我我也罵人

西城三怪圖

黛玉葬花圖

西施浣紗圖

純陽真人小像

不倒翁

展廳中多幅《老當益壯》圖

上學圖

鐘馗搔背圖

與同時代畫家相比,齊白石的人物畫最突出的特點在哪里?就我所見,就在于齊白石的人物畫表現的全是人間煙火,顯示出他作為農民、木匠、畫匠出身的百姓情懷。他筆下的人物都是普通百姓喜聞樂見的形象,基本上以吉祥喜慶祈福祝壽為主題,很少有傳統人物畫崇尚的文人高士,同時很少有傳統人物畫重視的歷史人物與歷史故事,另外值得指出的是也極少有現實社會中的人物。齊白石所創作的人物畫具有鮮明的市場導向與民間性,也就是迎合普通百姓的價值觀與審美趣味,認識他的畫中人物不需要多少背景知識或者高深學問。齊白石所畫的神仙鬼怪以及英雄美女都是過去普通中國人一望即知的,如八仙,如鐘馗。齊白石的人物畫自始至終都浸透著人間煙火氣息。同時代的傳統中國畫家的人物畫樂于表現出世的境界,齊白石的人物畫表現得幾乎都是入世的情懷。

北京畫院美術館是齊白石作品收藏重鎮,可以說家底主要是齊白石作品,自開館以來,即策劃舉辦了齊白石系列展覽,持續了十幾年,展覽幾乎囊括了齊白石創作的各種體裁、各種形式、各種題材的作品,在持續時間、展品數量、展覽規模與次數等方面都創造了中國有史以來為藝術家舉辦個人展覽的紀錄。第一輪齊白石作品系列展覽是北京畫院藏品為主,第二輪則集中了國內各主要收藏機構的藏品。2019年秋天的“越無人識越安閑”人物畫專題展除北京畫院藏品,還借了故宮博物院、中國美術館、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首都博物館、天津博物館、遼寧省博物館、湖南省博物館、湘潭市齊白石紀念館以及榮寶齋等十二家文博機構的藏品,共計198幅展品,很全面地展現了齊白石人物畫的各個時期、各種風格的代表作。

雖然齊白石以花卉草蟲畫著名,但是人物畫也是他貫穿一生特別用功的題材。據齊白石自述,他八歲時所畫的第一幅畫就是臨摹門上的雷神像,學畫之初就是拜鄉間畫師蕭傳鑫與文少可學習人物畫,最早的賣畫收入主要靠肖像畫,為活著的人畫像描容,為逝者畫像描遺容——在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的湖南,照相尚未普及,肖像畫市場需求強勁。他為了畫好人像下了很扎實的功夫,還學了擦筆技法,并且特別鉆研服飾花紋技藝,《黎夫人像》《沁園夫子五十歲小像》《胡沁園像》《齊如德像》就是典型例證。有些人說齊白石無法把人物畫準畫像,顯然是沒有認真了解過齊白石人物畫,事實上齊白石可以把人物畫得很準很像,接近照片效果。

齊白石為人畫像屬于應用工藝美術范疇。他早期畫改琦、費丹旭以及黃慎、任伯年一路的工筆仕女與人物畫,如《西施浣紗圖》《麻姑進釀圖》《黛玉葬花圖》《群仙祝壽圖》,在藝術創作方面可以看出他亦步亦趨學得惟妙惟肖。

天津博物館所藏兩幅齊白石工筆人物畫精心之作《漢關壯繆像》與《宋岳武穆像》,是他1921年至1922年到保定為曹錕所繪,畫上的題字還是金冬心題,標明是敬摹,也即另有原畫。齊白石經同門至友夏壽田之推薦多次到保定為曹錕創作,在一定程度上,齊白石到北京定居后最大一筆潤資應當就是來自于這位當時事實上的北方最高統治者虎威上將軍。這兩幅關公像與岳飛像,各縱170厘米高92厘米,可謂巨幅,莊嚴肅穆,用色沉穩,不同凡響。齊白石為曹錕畫的這兩幅人物畫比為蔣介石畫的鷹,明顯更下功夫花氣力。

隨著年齡的增長與名望的積累,齊白石的人物畫由工筆細致漸漸演變為寫意粗爽。能工細而喜粗放寫意,在晚年齊白石不再畫工筆人物畫,創作出大筆揮灑的簡筆寫意人物畫,造型夸張隨意,用色夸張樸拙,有似年畫。1955年中央新聞電影制片廠拍攝紀錄片《畫家齊白石》,蔡若虹編劇,其中有一句解說詞:“他的人物畫就像漫畫似的簡略,也像漫畫似的帶有憤感和諷刺的意味。”他早年工筆人物畫上的題字很簡短,除上下款與時間之外,很少有別的內容;而晚年寫意人物畫上詩文書法成為半壁江山,構成畫面的有機組成部分,畫不夠,字來湊。他的寫意人物畫如《人罵我我也罵人》《不倒翁》是晚年人物畫代表作,題字題詩潑辣生動痛快,妙趣橫生,文學性思想性強,對后來的水墨人物漫畫影響甚大,華君武、方成諸家都受其沾溉。

齊白石留下了大量的人物畫“粉本”也即畫稿,上面標記著顏色與修改要點,說明齊白石對人物畫的構圖推敲琢磨很用心思。值得慶幸的是齊白石有不少人物畫稿與人物畫作都同時留存下來,展覽中并列展示,如《仿唐寅人物稿》與《純陽真人小像》《鐘馗搔背稿》與《鐘馗搔背圖》、《搔背稿》與《搔背圖》、《鐘馗讀書稿》與《鐘馗讀書圖》。對比研究分析,齊白石根據畫稿進行創作時,在形象復原上確實是爐火純青,畫作高度忠實于畫稿。

齊白石是靠畫作養家糊口的職業畫家,畫人物畫是為了賣,因此在題材上以銷定產順理成章,經過反復推敲的得意之作一旦定稿,他便不再修改,會大量復制同一構圖,“越無人識越安閑”人物畫專題展特別強調了齊白石的 “同卵多胞胎” 一稿多圖現象,特別是其《老當益壯》,僅北京畫院就藏有八幅同一構圖作品,展覽中安排了一面展板同時懸掛多幅《老當益壯》,效果一目了然,尺寸有大小,而構圖著色都如出一轍,多少有點喜感。《老當益壯》的副本至少應當有兩位數。如果將來有條件統計一下齊白石用同一構圖最多復制過多少幅作品,可能會發現這是一個驚人的數字,我猜可能會是三位數。

他所塑造的人物形象,有時會反復出現在畫作中,例如《西城三怪圖》中最左側的人物,就曾單獨成畫《背手閑吟圖》,衣服與姿態完全一致。

他喜歡用廢紙甚至包裝紙臨摹畫稿,表現出愛惜財物不肯輕棄紙張的稟性。他的這些畫稿都是墨筆勾線,而且用紙應當都是原大尺寸,有的甚至超過四尺整紙的面積,可見他為了保證圖稿效果質量并不惜用紙。

2019年9月16日北京閑閑堂

相關新聞

網友評論

0條評論(查看)
會員登錄名 密碼 匿名發表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游意見

圖說天下
黑龙江彩票q62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