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世襄贈給我的書

2019-08-05 09:43
來源: 作者:曹鵬字號T|T轉發打印

《布衣》第一期“紀念王世襄先生專號”

2002年我在籌備創辦主編《中國書畫》雜志之初,即把王世襄專題列入日程,著手準備訪談約稿,到2004年第七期刊登出來王世襄專題,恰巧也是我主編的最后一期《中國書畫》,可以說,王世襄是我主編《中國書畫》雜志期間唯一一位自始至終作為重點工程對待的人物,值得一提的是,那個時期全國美術報刊里唯一作王世襄專題的就是我了。

我多次去拜訪王世襄先生,陸續得到他若干冊贈書,現在總結回顧起來才知道,在那兩年我所作《大師訪談錄》所拜訪過的幾十位老先生里,王世襄贈我的書數量最多,這一方面是因為我去王世襄家次數最多,另一方面也是因為王世襄出版的著作數量遠遠超過其他老先生。這些書依題贈時間為序有如下幾種:

2002年10月

一  《竹刻鑒賞》  臺灣先智出版1997年9月

竹刻是王世襄格外偏愛的工藝美術形式,也是傳統的文房清玩。這本是精裝彩印臺版書,當年就很貴,王世襄先生收到的樣書數量應當也有限,五年前出版的臺版書能贈我一冊,盛情可感。因此我加蓋了一方“曹鵬藏書”印,是林健先生所刻。

二  《清代匠作則例匯編 佛作 門神作》 北京古籍出版社2002年2月

這本也是精裝書,后來大象出版社出版了全套《清代匠作則例匯編》,我買齊了。王世襄抗戰時期參加工作進入營造學社,對古代建筑即開始研究,直到晚年對匠作則例的整理出版都極其重視,可謂不忘初心。傳統建筑是木匠主導,房屋殿堂樓宇與家具的制作原理與工藝有相通之處,這是中國建筑與西方建筑最大的區別。理解了中國建筑與家具的關系,也就不難明白為什么王世襄會對匠作則例如此有熱情。如果不是王世襄全力促成,相信煌煌七巨冊《清代匠作則例匯編》可能很難出版。

三  《名家翰墨》中國近代名家書畫全集31 金章 《金魚百影》

畫冊是香港版的。金章是王世襄的母親,也是民國時期名媛畫家,事實上,我要在雜志上介紹金章老人的作品,也有王世襄先生接受我訪談與約稿的重要因素在。

這應當是我第一次登門拜訪時王世襄所贈的三種書,兩種港臺版的書是相對難得的。

2003年7月

《錦灰二堆》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2003年8月

沒錯,這本書的版權頁所寫出版時間晚于王世襄題贈給我的時間一個月,圖書出版的時間信息并不那么嚴格準確,上市也可能比標的時間早,也可能相反,此為證據。

《錦灰二堆》是《錦灰堆》的續集,后來又出了《錦灰不成堆》。

2004年3月

《刻竹小言》金西厓著 王世襄整理 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3年11月

此書與《中國畫論研究》一樣是王世襄手寫稿,字跡工整。金西厓是王世襄的舅舅。

2004年5月

《游刃集 荃猷刻紙》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2002年6月

袁荃猷是王世襄太太,其刻紙工細秀雅,與民間刻紙異趣。袁荃猷2003年去世,因此書是由王世襄題贈我的。

書的封面圖案是袁世猷為王世襄八十大壽所刻“大樹圖”,書中有她詳細的圖解,把每一個圖案是什么講得清清楚楚,實際上是以剪紙的形式記錄王世襄一生著述成就與興趣愛好。正中位置是王世襄最常用的三件紫檀家具:宋牧仲大畫案、牡丹紋南宮帽椅、嵌螺鈿紋腳踏。圖解說王世襄的著作都是在這大畫案上寫出來的。正上方中間是一尊佛像,圖解說:“他對佛像藝術始終認為是一向喜愛而又尚未入門的學問。”

2005年3月

《王世襄書宋李忠定公荔支前后賦》海潮攝影藝術出版社2005年1月

這是一本書法畫冊,大概也是王世襄唯一正式出版的書法作品集,這篇字是應其家鄉閩侯縣博物館李綱墓園刻碑而書的,對于九十一歲的老人來說,也是長篇巨制,工作量想來不小。這篇字為楷書。記得王世襄先生有一次與我聊起書法(可能就是贈我這本畫冊的這次?),說自己也知道該怎么寫,言外之意是雖然不以書法著稱,只是沒有特別用功。從這篇字來看,王世襄的童子功扎實,柳底趙面,結構與用筆都不失法度,只是沒有原作圖片,展示的是編輯加工過的效果。

大概這是我最后一次去看望王世襄。

現在翻閱這些書,發現王世襄先生的題贈文字格式完全一致,都是:“曹鵬先生惠存 王世襄 年月”

只有《名家翰墨》金章卷上寫的是“曹鵬先生惠存 王世襄敬贈 年月”。

我之于書,無意于收藏,只是想閱讀其中的知識信息,這就是所謂呆子氣了。職是之故,我從未向王世襄先生開口要過書——他的著作我收集得已經比較齊全了——他要題贈當然我更高興。也沒有帶過哪本書特意請他簽字。按照藏書界的通行眼光,如果點名要書的話,肯定會有《明式家具研究》《明式家具珍賞》與《說葫蘆》等名著。王世襄贈我的書大都是手頭新出了什么書便取一冊給我。這些書我都讀了,不過坦率地講,盡管我非常重視、但是因為其他工作任務重,并沒有真正竭盡全力作王世襄訪談,很多材料沒有用上。直到2011年我出版《收藏這么玩——王世襄說王世襄》,才有時間精力全面研究王世襄著作。

近幾年著名木材學與古典家具權威周默先生組織過幾次雅集,人數不多而且比較固定,其中就有李經國先生與榮宏君先生,我敬陪末座。說起來他們三位都與王世襄先生有著特別的關系,因此席間話題也總涉及到王世襄。

周默先生著有《木鑒》《紫檀》《黃花梨》以及《雍正家具十三年》,皆是紅木家具界的名著。學術極強的木材學專業論著與家具研究專著而能成為暢銷書,堪稱奇跡。這要歸功于王世襄的開拓之功。

李經國先生編有《奇人王世襄》一書,由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2007年出版,書里收錄了我作的經王世襄親自編輯加工過的訪談錄。

榮宏君先生編有《竹墨留青 王世襄致范遙青書翰談藝錄》,也是由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2015年出版,另外他收藏了王世襄家傳收藏品目錄,據以整理編輯出版《王世襄珍藏文物聚散實錄》,由上海三聯書店2011年出版。后者對于了解王世襄收藏的家底有著不可替代的一手史料價值。

與王世襄有關的印刷品,我手頭還有一冊《布衣》第一期“紀念王世襄先生專號”,印數500冊,是布衣書局老板胡同兄簽贈給我的。此冊為布衣書局網友自發的紀念文集,非賣品,無書號,自寫自編自印自發,可見王世襄的號召力。

2019年7月19日北京閑閑堂

相關新聞

網友評論

0條評論(查看)
會員登錄名 密碼 匿名發表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游意見

圖說天下
黑龙江彩票q62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