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柏搖新翠 幽花茁晚香 沈子丞的對聯

2019-07-15 09:18
來源: 作者:曹鵬字號T|T轉發打印

■ 沈子丞,原名德堅,別名之淳,號聽蛙翁,1904年生于浙江省嘉興市。民國時期曾任上海中華書局編輯所圖畫部主任。1949年后曾任中共一大紀念館副館長,后被聘為上海中國畫院兼職畫師,1957年后一度入上海中國畫院任圖書資料員,后于蘇州市工藝美術研究所任顧問,曾在江蘇省東臺縣工藝品總廠工作。精通美術史論,對圍棋有研究。為上海市文史研究館館員、上海中國畫院畫師。出版有《歷代論畫名著匯編》《沈子丞書畫集》等。

《圍棋與棋話》 文物出版社 1981年版

鄭午昌像

龐萊臣像

《圖畫的鑒賞》中華書局1948年版

《中國古代名畫家》少年兒童出版社1954年版

沈子丞仕女圖一組

沈子丞對聯

人民美術出版社上世紀八十年代至九十年代出版過一套三十二開的名家個人書畫集系列,其中包括吳昌碩、任伯年、趙之謙、齊白石、徐悲鴻、張大千、黃賓虹,印刷發行數量可觀,在美術界頗有影響。在這套全是大名頭的書畫集里,有一本《沈子丞書畫集》,就我所見,可能是入選書畫家里知名度最低的一位了。但是,《沈子丞書畫集》的序言卻是黃苗子的手筆,可見在行家眼里,沈子丞地位不低。黃苗子在這篇《沈子丞的藝術》的文章里,開篇寫道:“一九七八年秋,我同畫家秦嶺云、許麟廬、宋文治一起游蘇州,在虎丘的一所古建筑的大廳內,我們發現有一對行書大字聯:

花逢微雨好

山愛夕陽時

書法寫得瀟灑絕俗,充滿了一種飄逸渾靜之美,功力也在隨意之中見出深刻。”

由此可知,沈子丞能贏得黃苗子的青睞,是因為他寫的對聯。黃苗子與秦嶺云都是人民美術出版社的編輯前輩,很可能沈子丞能在人民美術出版社出版《沈子丞書畫集》,正是因為這次的機緣。對聯在公眾場所公開展示,能給作者帶來超出交際范圍的機遇,這是很典型的一例。

與黃苗子對沈子丞對聯的大力推崇相一致,《沈子丞書畫集》的編選作品格局是,收錄了19幅畫、62副對聯、25幅書法,在這套書畫集其他名家各冊中,對聯都沒有占如此高的比例。

1986年上海人民美術出版社出版一本《沈子丞書畫集》,八開,薄薄三個印張,但卻是彩色印刷,雖然書名為書畫集,實際上以繪畫作品為主,只收有一副對聯。

北京的人民美術出版社與上海人民美術出版社,一北一南兩大美術出版重鎮加持沈子丞在書畫界的地位,這在同時代書畫家中是不多見的。1983年上海出版的大型書畫叢刊《朵云》第五集發表了沈子丞《壺廬庵談畫瑣記》,1984年《朵云》第七集又發表了沈子丞《學畫回憶瑣談》,這兩期刊物都配發了沈子丞的畫作專題,也是對上世紀三十年代即在上海畫壇成名的沈子丞的禮遇與推崇。

上世紀八十年代出版的美術史論圖書品種不多,有一本《歷代論畫名著匯編》(文物出版社1982年版,三十二開精裝),在精裝書尤其是美術史論著作精裝書很罕見的年代,這厚厚一本《歷代論畫名著匯編》可謂鶴立雞群,發行量甚大,影響甚廣。我注意到沈子丞的名字,就是因為有這本《歷代論畫名著匯編》,這也是我最早泛泛閱讀的書畫史論著作之一。

此書是1936年上海世界書局版本的重印,采取的是影印方式,字小,不夠清晰,讀起來很費勁。不過即使如此,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初,因為沒有同類可替代圖書,《歷代論畫名著匯編》仍然是美術專業人士與愛好者必備的參考書之一。

黃苗子在《沈子丞的藝術》一文中說,上世紀八十年代初沈子丞應中國畫研究院之邀到北京頤和園藻鑒堂作畫,二人見面:“記得談起在三十年代他的著作《歷代論畫名著匯編》,出版家希望再版,可惜書找不到了。我便把我的藏本贈與沈老,其后他的這本著作再版了,還贈我一本精裝本。”黃苗子留心收集美術史論資料,對《歷代論畫名著匯編》的重印有間接的貢獻。他稱之為沈子丞的著作,其實只是沈子丞匯編的資料性圖書,性質與沈子丞《圍棋與棋話》(文物出版社1981年版,據上海世界書局1941年版影印)一樣,述而不作,編選古人作品而成。順便記一筆,十余年前,我在上海古玩街書攤曾見過上海世界書局1941年精裝版《圍棋與棋話》,索價六百元,未買,但是久久不能忘懷。

《歷代論畫名著匯編》的編選有歷史局限性,學術性與科學性有不少可商榷的地方。《美術》雜志1985年發表批評文章說:“文物出版社1982年出版的《歷代論畫名著匯編》(沈子丞編),是一部銷行甚廣的資料工具書,許多青年美術工作者和愛好者,都置于案頭,借以研究中國古代繪畫理論。然而我在最近翻閱之后,卻發現其中有嚴重的資料性的差誤,而且在實際運用中已引起了混亂,因此不能不公開提出評議。本來該書是編者于1936年前后編輯的,限于歷史條件,有差誤可以理解。現在重新翻印出版,供研究者參考,用意也是好的。問題在于,時至八十年代,出版時卻不加考訂,將原書一字不動地照排,這就很難說是對讀者負責的態度了。”后來俞劍華等人同類畫論匯編類圖書重印或整理出版,相比之下就更嚴謹規范。

沈子丞十七歲考進中華書局圖畫部當練習生,從事美術編輯工作,并由此得以結識鄭午昌、龐萊臣等前輩。精通畫史并且長于丹青的鄭午昌指導他學習山水畫,海內數一數二的大收藏家龐萊臣把所藏古人字畫讓他觀摩臨仿,沈子丞學習書畫可謂占盡天時地利人和。不過,與鄭午昌專注于美術史撰寫不同,沈子丞更多的是撰寫美術通俗普及讀物,如中華書局1948年出版《圖畫的鑒賞》,是作為初中版的中華文庫的一冊出版的,這也是各種中國名畫鑒賞類圖書的濫觴之作,所鑒賞的名畫包括中國畫與西洋畫,中國畫從晉代顧愷之《女史箴圖》至清代華喦《松鶴圖》共十八幅。1954年少年兒童出版社為之出版《中國古代名畫家》,重點介紹了曹不興、顧愷之、吳道子、李公麟、趙孟頫、唐寅、文徵明、八大山人、石濤這九位畫家以及敦煌壁畫,到1956年就印刷了五次,可見其暢銷。這兩種小冊子互為表里,是沈子丞對中國繪畫史名家與代表作的盤點與梳理。

沈子丞1923年二十歲開始跟鄭午昌學畫,1929年二十六歲即參加第一次全國美展,作品《簪花仕女圖》得到何香凝賞識并撰文評介,1947年,上海出版的《美術年鑒》在介紹沈子丞時稱:“擅人物畫,以老蓮筆意,取法新羅,古樸可愛,異于時流。” 上海與北京兩家人民美術出版社所出版的《沈子丞書畫集》中的畫作,就都是以人物畫為主,筆墨松動,生氣盎然,頗富古意。1949年沈子丞又成為第一批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1954年被上海中國畫院聘為兼職畫師,可以說,沈子丞以繪畫成名甚早,資歷很老。

1957年后,五十四歲的沈子丞被劃為右派,從此顛沛流離,輾轉于上海、蘇州、東臺之間,不僅居無定所,還間或失業,生計艱難,直到1979年七十六歲才落實政策,恢復其上海畫院畫師職務。從事書畫創作最好的二十幾年時光被耽誤了,不能不讓后人為之惋惜。

沈子丞的書法早年得力于鐘繇《薦季直表》,下了多年功夫,消化吸收,又順應自己的個性,揣摩醞釀,形成獨特的風格,其行書意在隸楷之間,蒼勁渾厚,善用渴筆。他在中華書局有近水樓臺之便,早在二十一歲就為鄭午昌《中國畫學全史》封面題字。他的好友中有白蕉、錢瘦鐵等人,切磋交流,書藝境界日高。

人民美術出版社《沈子丞書畫集》所收對聯,從風格上看很一致,應當是八十六歲也即1989年集中創作的,是其人書俱老之作,爐火純青,隨心所欲不逾矩。筆劃遒勁,是所謂百煉鋼化為繞指柔,內功深厚,秀氣雅致,與其畫風相得益彰。

沈子丞所書聯語或者是成句或者是摘錄古人詩句,偶有集聯,不避熟詞,但也常有頗為冷僻的詩句,而很少有自己擬撰的作品,這與他的幾部書都是述而不作一脈相承,反映出作為書畫家沈子丞學養淵博深厚,而意不在文學創作。

沈子丞寫過一副對聯,文曰“老柏搖新翠,幽花茁晚香”,出自清代顧炎武《嵩山》一詩,想來老先生展紙揮毫寫這兩行詩時,心里可能有夫子自況的意思在吧。他活到九十三歲,可謂是仁者壽,留下的墨寶如老樹著花無丑枝,雖然沒有大紅大火,但是根深葉茂,生機勃勃。

2019年6月23日北京閑閑堂

相關新聞

網友評論

0條評論(查看)
會員登錄名 密碼 匿名發表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游意見

圖說天下
黑龙江彩票q62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