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遞宏村的對聯

2019-04-22 15:31
來源:江陰日報 作者:曹 鵬字號T|T轉發打印

西遞、宏村的對聯很有名。

己亥初春到皖南踏青,我在西遞古鎮住了幾天,走訪了黟縣的西遞、宏村、碧山、葉村等村落。這一帶過去交通不便,經濟發展相對落后,保留了相當多的明清古建筑,典型的徽派民居比比皆是。徽州傳統民居特點為“三廳兩過廂”,傳統風格的老房子里廊柱數量多,最起碼的一進式“三廳兩過廂”也有將近二十根廊柱,客觀上為懸掛楹聯提供了條件。

畫家劉源教授扎根黟縣寫生已經有三十年,對西遞、宏村了如指掌。他告訴我西遞老房子的廳堂里都有傳下來的對聯,每到過年家家戶戶大門上都貼手寫的春聯。他說:“你對楹聯感興趣,黟縣文物局局長倪國強出版過一本黟縣對聯選,回頭我請他送你一本。”我在網上搜索了一下,至今公開出版的徽州楹聯的專著已經超過二十余種,倪國強主編的《黟縣民間古楹聯集粹》即為其中之一。

西遞有一個雅號是“桃花源里人家”,至今還保存下來三百多座明清古建筑,老街格局相當完整,三條溪水穿村而過,小橋流水人家,處處可作畫本。劉源教授每年帶學生來寫生,趁學生還沒到達,陪我走了黟縣不少地方。在西遞走街串巷時,他隨口就能講出每所房屋的歷史與現狀、房主是誰、有什么故事。沿途不斷有村民叫他劉老師,問他何時來的,可見熟悉程度。有這樣一位向導,讓我真正體會到了什么叫深度游。

西遞有九十九條街巷,就我親眼所見,確實是每個院門墻上都貼有紅紙春聯,除極個別例外,都是手寫的,雖然字和詞的水平未必多高,但也已很難得。我進門入戶參觀了幾十戶古民居與祠堂,只要老屋沒改變建筑格局,在正沖天井院子的中堂壁間,都懸掛著至少一副對聯,不過,紙本絹本的極少,基本上都是木質的,也有竹編、漆雕等工藝。

皖南素以木雕、石雕、磚雕聞名,民居裝飾風格雕梁畫棟,門窗家具處處可見木雕,用木板翻刻對聯也是木雕的一種形式。紙本絹本對聯方便攜帶,在鄉村環境里不容易保存下來,所以即使是富貴大戶人家有過名家書寫的對聯墨寶,歷經時代變遷,要么就不知流落去了什么地方,要么早就破損毀壞掉了。木質對聯尺寸都偏大,不便移動,與紙本絹本對聯相比市場價值要低得多,而質地又耐久,在廳堂里長年掛著,成為老屋的一個組成部分。見到廳堂里的對聯,我都盡可能地拍了照片,不過,畢竟所參觀的古建筑數量有限,而且在古建筑里光線與角度并不都適合拍照,有的照片效果并不好。

后來我到宏村見到了倪國強先生,喝猴魁茶,觀賞他收藏的文物,聊得頗為愉快,待到我們告辭要出門時,劉老師也沒有提對聯選的事,我便問倪先生是不是出版了一本黟縣對聯,劉老師笑著說抱歉忘了這回事了,倪先生回房間取出《黟縣民間古楹聯集粹》簽字贈我一冊。

此書選收了115副黟縣的古楹聯實物照片,彩色印刷,附有對聯釋文與介紹說明。我對比了自己拍攝的照片,發現與書里收的對聯重合度連十分之一都不到,推算起來,黟縣民間古楹聯存世數量應當很可觀,更重要的是,它們絕大多數不是博物館的藏品,而是在居民們正常生活使用的房屋里陳設的原物,可以說,是古風尚存原生態的楹聯。也許我孤陋寡聞,如今能收集整理出版這樣一本古楹聯選的縣份,恐怕全國也沒幾個吧?

西遞與宏村是黟縣的核心景區,也是古楹聯保存最多的地方,《黟縣民間古楹聯集粹》的內容也是以西遞、宏村的對聯為主。西遞宏村對聯很多,主題包括勸善、勸學、治家、處世、修身、養性等各個方面,濃縮了中國傳統的價值觀,有一些至今堪為座右銘,如:

交友應學人長

處世當克己短

謙卦六爻皆吉

恕字終身可行

少言不生閑氣

靜修可以永年

快樂每從辛苦得

便宜多自吃虧來

非因報應方為善

豈為功名始讀書

二字箴言惟勤惟儉

兩條正路曰耕曰讀

世事讓三分天寬地闊

心田存一點子種孫耕

傳家無別法非耕即讀

裕后有良圖惟儉與勤

幾百年人家無非積善

第一等好事只是讀書

讀書好營商好效好便好

創業難守成難知難不難

莫對失意人而談得意事

從來有名士不取無名錢

惜食惜衣非為惜財緣惜福

求名求利但為求己莫求人

氣忌躁,言忌浮,才忌露,學忌滿

膽欲大,心欲細,智欲圓,行欲方

大概并非偶然巧合,上述格言性質的對聯大都無署名,既無撰聯者姓名,也無書寫者姓名,應當是當年工匠抄詞刻制的。這些聯語有點像是諺語,很久以來各地人們口耳相傳,并不歸在哪一個作者名下。某些名聯有人考證源出于何人手筆,但往往缺少過硬的依據,某人寫過某聯,只要未在題跋里說明是自己撰聯,是不能判定著作權歸屬的。這些對聯用精練生動的語言,凝聚著前人總結出為人處世的智慧,概括了人生經驗與道德準則,長年懸掛在家里,讓家人能夠天天耳濡目染,讓子弟從小受到熏陶,不用刻意學習便能倒背如流,看家里掛的一副副對聯就能懂得并牢記很多重要的規矩與道理,年長日久,民風淳厚,文風漸盛。

木質對聯也有一些有署名,凡是有名款的對聯,一般就都比較個性化。從內容上看,黟縣的對聯反映文人風雅趣味的作品并不多。我偶有所見,如:

硯北聊娛隱

墻東豈避人

硯北者,面南臨窗而執筆,墻東避世是隱士不仕的典故,此聯字面平白而用典雅致,是隱居文人自況之作。

名心淡去如黃菊

詩思清來似白鷗

這副對聯也是隱士寫照。

還有幾副名聯署名是董其昌、劉墉、鄭燮、俞樾等大名頭,可能在各地都有翻刻版本。如:

雪窗快展時晴帖

山館閑臨欲雨圖董其昌

語句空靈,不接地氣,正是董其昌詩的特點。此聯作工精美,竹編細格鋪底,不過很可能是托名集字刻成的。

書帷朗引星辰麗

墨沼深融雨露多劉墉

劉墉的字本來就濃墨豐腴,有人譏笑為墨豬,翻刻在木板上刷上金漆,就更眉目不清了。

以八千歲為春

之九萬里而南  鄭燮

集莊子《逍遙游》句,境界闊大。此聯書法風格是典型的鄭板橋體,想來必有所本。

欲除煩惱須無我

歷盡艱難好作人俞樾

還有一些名家款對聯,一望而知就不靠譜,如康有為名下的就是例子。

各種對聯典籍中,反映文人風雅趣味的作品往往占很大比例,這是因為文人書齋聯文學水平高,傳播面廣,生命力強,后人編輯出版對聯集時入選的幾率很大。實際上文人書齋聯的相對數量是很少的。在社會生活中,即使是明清時期的徽州,文人學者在居民中也只是極少數。事實上,我所參觀的西遞、宏村古民居,有的祖上還是高官,就沒見過哪家有書房。富貴人家的豪宅雖然掛滿了對聯,但格調情致文采都與文人雅士不搭界。所以,在西遞、宏村,雖然家家戶戶有對聯,但是有韻味、個性鮮明的文人書齋聯并不多。

西遞宏村的對聯,按署名作者時代推定,時間下限大致是清末,偶爾有民國時期的,二十世紀人物的對聯遺存極少。這并非是越古老的對聯保存下來越多,而可能是民國以后的名人文人書法,受時局形勢動蕩多變影響,容易招惹是非,所以湮滅殆盡。西遞一位老者對我說,上世紀六十年代后期,老房子臨街的磚雕一陣風全被砸光了,誰家也躲不過。我留心看街上的房子,確實是這樣。當年圖案性質的磚雕都如此下場,文字為主的對聯處境就可想而知了,能保存下來的對聯都是劫后遺物。不了解歷史背景,可能就理解不了這種不正常的文化現象。

相關新聞

網友評論

0條評論(查看)
會員登錄名 密碼 匿名發表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游意見

圖說天下
黑龙江彩票q62开奖查询